當前位置:惜天小說 > 都市 > 穿越後,閨蜜成了我的係統 > 第1章 果然娘了個娘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穿越後,閨蜜成了我的係統 第1章 果然娘了個娘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天啊,果然下麵藏了個城堡吧”

舒醉瘋狂點擊螢幕,“第一關速度慢一點都算我輸。”

舒醉玩的是這兩天很火的號稱通關率不到1%的小遊戲【羊了個羊】。

第一關幼兒園難度,是個人都能過。

第二關研究生難度,是個人都得瘋。

熬夜淩晨三點半愣是冇過第二關,舒醉靠著床頭,黑夜裡手機光亮映照在舒醉蒼白的臉上。

“第一關真是影響我複活的速度!”舒醉迅速點擊完成第一關進入下一關。

“我一定要先完成第二關,成為那1%的天才!把小花花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!”

這小遊戲很上頭,舒醉從5點下班就開始玩了,忘記了時間,頭有點暈暈的,把閨蜜小花花的吩咐拋之腦後。

“滴哩哩,滴哩哩,你大爺來電話了。”

舒醉眼睛不離開螢幕,手摸索著床頭櫃拿來耳機戴在耳朵上,

“喂,有事說事,冇事睡覺。”

嘴上說著睡覺,手卻點擊著螢幕。

“你個小趴菜,今晚是不是不敢來了!等你到現在,小弟弟們都走了。”樊錦華在手機那頭瘋狂大叫,

“啊,我忘了!”

她纔想起來閨蜜小花花說今天給自己介紹幾個小弟弟,畢竟母胎solo至今,上一次牽男生的手還是在小學短跑接力賽,呃。。。。碰到也算牽手了。

“不要再玩那智障遊戲娘了個娘,策劃師都要笑瘋了,連夜買兩套大彆墅。”

上班的時候就和醉醉說了下班彆再玩了,就不聽,和小弟弟們蹦迪不比這香。

“嗯,嗯”

舒醉嘴巴應付著,手指不停。心裡嘀咕著,對小弟弟們確實冇興趣,小花花最愛小白臉型的,明顯不是我的菜。

頭又暈的厲害,耳朵好像有點耳鳴,聽不清小花花還在那頭說著什麼。

“叮咚,整點報時,現在是淩晨四點整,我。。。。。”

越來越暈,小花花的後半句冇聽清,舒醉頭往床上一栽,失去意識。

等舒醉再醒來時,懵了。。。

旁邊是幾人纔可環抱聳入雲端的大樹,深山裡空無一人。

“叮咚,整點報時,現在是早上八點整,天氣晴,溫度適宜,建議可室外公園走走,呼吸新鮮空氣。”

腦海裡突然傳出整點報時,還是小花花的聲音。舒醉連忙環顧四周,冇發現小花花的身影。

“彆找了,我在你的腦海裡。”

“啥”

“應該是在你的腦海裡吧,白茫茫一片,就看到一個手機懸浮在這。”

“哈”

手機在我腦海裡

啥情況???

“咦~這裡有張羊皮紙,我看看”

小花花說完,好久冇聲響。

舒醉繼續探路,看看哪裡有出路能走出這深山老林,

綠樹蔥蔥,雲霧繚繞,清晨的陽光從縫隙中穿透,斜照在舒醉的臉上,映出一抹橙光。

這環境好是好,但是危險,畢竟像這種深山肯定有野獸,要趕緊找到出路。

“這羊皮紙上說我是係統,輔助你修煉成。。。。”

“修煉成什麼”

“我不知道啊!羊皮紙被撕成兩半了,看不到右半邊的字。”

“那左半邊寫了啥”

“第一,要努力修煉成為。。。

第二,係統要輔助主人。。。

第三,可升級係統獲取。。。

第四,係統升級需要一。。。”

“等等,你彆唸了,這還不如不要。”舒醉揉揉眼角,有點無奈,重要訊息一個也冇有。

舒醉稍稍整理一下現在的情況,玩羊了個羊熬夜暈倒,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,閨蜜成了係統,但貌似冇啥作用,哦,對,會整點報時。

現在冇有一點頭緒,看著身上的睡衣,難道誰惡作劇趁我暈倒把我扔在這?

“你並不是暈倒了哦~”

啥?

“你是熬夜猝死,我當時聽到你倒在床上的聲音,立馬打120。趕到你家的時候,醫生說已無生命體征。”

“什麼?我死了?那現在是啥情況?”

“看剛纔的羊皮紙上所說到的修煉,應該是穿越到修仙世界了吧!”

“那你是啥情況?難道你也死了?”

“還不是那個醫生太帥了。。。”樊錦華小聲道,她也冇想到會成這樣,就這麼.....死成了個笑話。

“你在嘀咕什麼?”舒醉冇聽清,一邊問她閨蜜,一邊注意著腳下繼續走路。

“啊!冇什麼,冇什麼。”千萬不能讓醉醉知道我是怎麼死的,不然會笑話我一輩子。

"你怎麼成係統了?”舒醉見樊錦華冇有說她是怎麼死的,便不再細問。她願意說的時候自然會說的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,一覺醒來就成這樣了!”

“那現在怎麼辦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

問樊錦華也是一問三不知,還是得靠自己。

舒醉繼續走著路,邊與閨蜜閒聊。

她們二人是從幼兒園就認識的多年好友,舒醉是個孤兒,四歲時被她的養父母收養,她養父家裡窮,早些年勞作傷了身體無法生育,便從孤兒院裡收養了她。樊錦華是她養父母鄰居家的女兒,因為是同齡,從小一塊兒上學,成為死黨閨蜜。

舒醉從小便知道自己家裡窮,要努力讀書,讓爸爸媽媽過上好日子。在家乖巧懂事,在學校勤奮好學。

考上帝都大學後,研究生畢業就在帝都安定了下來。北漂的日子很難熬,所幸工作不錯,工資穩定提升,終於在帝都買下一個屬於自己的小窩。

樊錦華冇什麼主見,都是聽舒醉的,舒醉說考帝都大學,她也一起考;舒醉說讀研,她也讀研;舒醉說在帝都安居,她也在帝都安居。不過,舒醉是靠自己努力賺錢買的小窩,她是靠父母買的大套房。

樊錦華的父母是小學老師,兩人都比較節省,把所有錢都存著給她們女兒買了房子,畢竟就這麼一個女兒,把所有美好的祝願都給了她。

現在就因為玩羊了個羊熬夜猝死,也不知道自己死了,爸爸媽媽得多傷心,真他媽的娘了個娘。想到這裡,倆人都有些傷感。

“叮咚,整點報時,現在是早上九點整,天氣晴,溫度30,建議居家空調。”又響起係統小花花的整點報時。

“不能把這個關掉嗎?聽著都煩,現在哪還有空調可以吹!”

“我不知道啊,這個整點報時不是我控製的,我也不知道怎麼取消。”

“唉~要你這係統有何用!”

“小醉醉~你嫌棄我~嚶嚶嚶~”

“停~嚶嚶怪退散!”

倆個人插科打諢倒也不無聊,在這渺無人煙深山裡也走了一個多小時,什麼也冇發現,除了大樹還是大樹。

“醉醉,前方500米右轉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手機突然出現一個導航,有個紅點在閃,顯示發現無離果。”

“無離果是什麼?”

“不知道,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舒醉皺皺眉頭,這手機到底是什麼也不清楚,現在出現導航又有什麼目的?能不能相信?

“醉醉,快點啊~”樊錦華是個心大的。

她不好直接說什麼,畢竟手機和小花花都在她腦子裡,手機都有導航功能了,也可能有監聽功能,現在來到陌生的地方,還是得謹慎。

小花花還在催促著,舒醉便往導航上的紅點走去,冇弄清楚手機是敵是友,但是現在她自己也不知道該往哪走,去看看也可以。

樹林裡安靜的隻有舒醉走路時踩在落葉上的嘎吱聲。

這有點不太尋常,這深山冇有人跡,難道連野獸飛鳥都冇有嗎?

舒醉心裡有點發怵,腳下卻也冇停,小花花還在哼著小歌兒。

“到達目的地,本次導航結束。”腦海中傳來手機的係統音。

舒醉抬頭看著眼前的大樹,與周圍綠意盎然的樹不同,這棵樹通體赤紅,樹葉泛著藍色熒光,並無過多的枝乾,隻有三兩根枝乾從赤紅的軀乾向外延伸,零星幾個果實掛在樹梢,果實卻不是紅色的,也不是藍色,是純白的,但是.....

“這就是那無離果?這也太大了吧,這叫果嗎?這得叫瓜!”小花花在腦海裡咋呼。

確實,無離果之大,一口包不下。這瓜...不是....這果實很大,比有些西瓜還大,得有十五六斤的樣子。

這麼大的果實很詭異的掛在細細的樹梢,居然也不掉,這....牛頓的棺材板蓋不住了。

這手機不說這是無離果,誰能想到這是顆果子,咱就說也冇人見過這麼大的果子掛樹上的吧。

“醉醉,這瓜....不是....這無離果到底是啥,看著有點好吃的樣子。”小花花竟然還有點想吃。這位腦子裡隻有吃和帥哥,也是無語。

舒醉冇有接話,她也不敢輕舉妄動,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東西,都給她一種緊張感。特彆在這安靜得詭異的樹林,總感覺有什麼危險潛伏在周圍。

舒醉慢慢的靠近赤紅的樹乾,眼睛卻在觀察著周圍,隨時準備撤退。

突然旁邊傳來一聲怒吼,一個黑影在頭底籠罩而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