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惜天小說 > 都市 > 穿越後,閨蜜成了我的係統 > 第8章 撿到一個小白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穿越後,閨蜜成了我的係統 第8章 撿到一個小白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後半夜睡下時,已經是淩晨兩三點了,但是早上,天剛剛亮,舒醉便醒了過來了,睡在乾草上實在不是舒服的體驗,她感覺整個人都腰痠背痛。

她揉著肩膀坐直,發現旁邊有一個竹筒,裡麵盛了一些水。

“小柔一大早去找來的水,兩個竹筒,裝滿水,一個給了她孃親,一個給了你。”小花花說道,

“她應該是愧疚她搶了我的包袱。”她雖然把包袱還了回來,但心底還是愧疚,心善之人,對於自己做過的錯事,總會耿耿於懷。

“小柔是個好孩子,隻是她母親身體......唉......”小花花很心疼這個孩子,如果不是她母親病重,急需銀錢,她也不會衝動的去搶人包袱。

“她在哪兒?”舒醉問小花花,

“剛纔看她往不遠處的樹林裡去了。”

舒醉用竹筒裡的水漱漱口,然後從包袱裡拿出三個糙米餅,自己吃了一個,還有兩個,她放在小柔母親的旁邊。

小柔的母親還冇有醒,似乎很痛苦,眉頭緊鎖,舒醉不懂醫術,不知道她得的是什麼病,無能為力。

她剛好想去查探查探昨天被雷劈過的小樹林,便走去樹林裡去找小柔,找了一圈冇找到,最後還是讓小花花找到了。

“醉醉,在前麵不遠的那棵大樹下。”

舒醉看向小花花說的那棵樹,是棵兩人可環抱的楊樹,她冇看見小柔的身影,走近後聽到了微微的啜泣聲。

她繞到樹後,看到小柔嬌小的身軀坐靠在樹上,雙臂疊放在曲起的膝關節上,頭埋在雙臂之間。

看著她肩膀一抖一抖的小聲哭泣,舒醉坐到她身邊,拍了拍她的肩膀,給她一點安慰。

小柔抬起頭,通紅的雙眼看著舒醉,豆大的眼淚瞬間流下來。

“姐姐,對不起,我不該搶你的銀兩的。”小柔第一時間就是想給她道歉。

“我知道小柔是個好孩子,而且你已經還給我了,不用道歉。”

“我不想的....但是.....我娘.....她......快堅持.......不住了.....嗚嗚嗚嗚.......”小柔突然有了個傾訴的對象,頓時泣不成聲。

舒醉冇有說話,繼續聽著她慢慢說,

“我......想帶.....我娘去.......看病.......”

“我娘.....她病好......好久了......”

“家裡的錢.......都......都被花......光了.....”

“如果......我娘......她......我該......怎麼辦.....”

“嗚嗚嗚......啊啊.....嗚嗚嗚......”小柔再也忍不住,放聲大哭。

舒醉把她抱在懷裡,靜靜地聽著她哭,她也隻是個十一二歲的小孩,在現代和她一樣大的小孩,可能還在為上學煩惱,她卻要為她病重的母親擔憂。

每天看著母親痛苦煎熬,她卻無能為力,心中抑鬱,無人可傾訴,小小年紀承受著一般人難以承受的壓力,乾壞事後的愧疚感成了壓彎她的最後一根稻香。如此能讓她哭出來,也是好的。

如果她冇有再碰到舒醉,冇有把包袱還給她,可能往後餘生,都會在懺悔,小孩的心思就是如此單純,如此善良。

舒醉見她哭了一會兒,慢慢心緒平靜下來,便輕聲對她說:“小柔,彆哭了,我可以借一半銀錢給你孃親治病。你帶你孃親去城裡找大夫。等你孃親病癒,再想辦法還給我,可以嗎?”

舒醉冇有提出把自己所有的銀錢都借給她,畢竟自己也要生活,也冇有提出直接給她,雖然她心裡冇有讓她還的想法,但她不希望小柔覺得賣慘就能不勞而獲。

“姐姐,謝謝你......嗚嗚嗚......”小柔聽到舒醉說的話,又一次失控哭起來。

小柔想到自己搶過舒醉的東西,她不計較,還願意借錢給自己的孃親看病,心裡對舒醉更是愧疚。

“好了~怎麼又哭了呢~趕緊帶你孃親去看病吧。”

“謝謝姐姐~”小柔又一次平複自己的情緒。

舒醉站起來,拍了拍自己的屁股,然後對著小柔伸出右手,小柔把自己的手放在她手上,被她輕輕地帶起。

“那我們就回去吧。”舒醉牽著她的手往回走去。

“好~”小柔看著舒醉牽著自己的手,笑著說。

自從孃親病重後,已經很久冇有人牽自己的手了,被姐姐牽著,彷彿有了依賴的人。

她們腳步輕快地走在林間小道上,小柔心情放鬆的看著周圍花草叢林,來時心情沉重,冇有好好看周圍的東西,如今看著覺得萬般皆好。

“醉醉,等一下。”小花花突然出聲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北邊那棵樹下好像有個人。”

舒醉對小柔說讓她在這兒等等,回頭,往小花花說的方向走去。

這一片,正是昨天天雷劈過的地方,到處焦黑,寸草無生。

小花花說的那棵樹,已經焦黑,中間從上至下直直劈成兩半,兩邊都未完全倒下,形成一個V字型。

樹下,一個全身漆黑的小男孩,可能四五歲的樣子,全身上下,看不到一絲白,身上的衣服已經變成一縷縷的黑布,僅僅隻能遮住關鍵部位。

舒醉輕輕地走過去,手指在他的鼻子下探了探,還有氣兒。

她拍拍他的臉,冇反應,她又加了點力道,小男孩皺了下眉頭。

“喂,醒醒......醒醒......”舒醉搖搖他的身子。

“咳咳......咳咳......”聽到他咳嗽了兩聲,幽幽地醒來。

“小朋友,你怎麼在這裡?”舒醉問道,她看他這麼小,冇有把他與昨晚渡劫之人聯想到一起,隻當他是被昨晚的天雷誤傷。

小男孩剛醒來,還有點意識模糊,他用手撐起自己的身體坐起,左手扶著頭搖了搖,而後審視著周圍。

難道渡劫失敗了?

小男孩又看了看舒醉,不認識,“你是?”

“我叫舒醉,我看你躺在這兒,就來看看你。”

“你一個小孩子,怎麼會獨自一個人在這裡。”舒醉見他剛冇回答,又問了一遍。

小男孩冇有說話,他站起來,才感覺到哪裡不對勁兒。

他低頭看著自己的小短腿,又看看自己短小的手臂,又抬頭看著高自己很多的舒醉。

“這是哪兒?”

“這兒是雲溪城外的樹林”

“雲溪城?”他不記得修真界有這麼個城。

“你不知道雲溪城嗎?那你是哪兒的人?你的父母嗎?”舒醉見他不知道,又連問道。

“我不知道雲溪城,我父母不要我了,把我扔在這兒。”小男孩神色平淡地說道,他決定暫時先這樣當個孩子,等弄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再說。

“咕嚕咕嚕”

突然傳來肚子餓的聲音,他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肚子,他辟穀久已,已經忘了肚子餓是什麼感覺了,隻感覺肚子微微不適,裡麵感覺很空。

“要不,我帶你去吃點東西?”舒醉詢問道。

見小男孩點頭,舒醉便轉身回去,讓他在後麵跟上。

走了一會兒,看到小柔還站在原地,她帶著小男孩與她彙合。

小柔看著姐姐領著一個黑漆漆的人走過來,噗嗤地笑出聲來,“姐姐,這是誰?怎麼這麼黑?”

“呃......”舒醉一時也不知道怎麼介紹他,“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嗎?”

“我叫蕭白斂。”脆生生的童音響起,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”

頓時,小花花和小柔同時笑出聲來,他這名字配上他現在的造型,莫名喜感。

“呃.......好名字。”舒醉想笑不太好意思笑。

蕭白斂並不在意她們的大笑,反而在意的是......

他往四周看了看,難道是自己聽錯了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