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惜天小說 > 都市 > 大唐:流氓太子 > 第2章 末將秦寶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唐:流氓太子 第2章 末將秦寶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母後...我餓”

唐平安感覺自己現在除了一副皮囊,裡麵全都空了。

“快!拿膳譜!”林秋萍趕緊吩咐,店門外立刻有人應答。

很快,足有三寸厚的膳譜擺在唐平安麵前。

“平兒想吃什麼?”林秋萍溺愛目光看著兒子。

舔了舔嘴唇,唐平安已經看花了眼,索性膳譜一合:“吃一本”。

“吃...韓尚宮,馬上吩咐下去!”林秋萍冇好氣的看著傻兒子。

“是!”伺候在旁的老婦領命離去。

“平兒你這是身體不舒服嗎?”林秋萍見兒子不停蹭著屁股,心疼兒子是不是得了什麼隱疾。

“兒臣跪的屁股疼”唐平安心中無奈,記憶融合後,他知道這個時代根本冇有椅子這種東西。

說來也怪。

這個世界的秦始皇統一六國後並未尋道長生,而是勵精圖治,打下了一片大大的疆土。

直至傳國九世方纔破滅。

後朝代更替十餘次,眼下輪到了老唐家做皇帝。

要說唯一相同的點。

就是這個大唐同是眼下世間最大最強盛的王朝。

“那平兒便如何舒服如何來”林秋萍柔聲說道,若是往常,她再心疼也不會如此。

唐平安作為大唐唯一的皇子,智力缺損也不能失了禮法臉麵。

但經過如今這一遭,林秋萍也顧不得那麼多了。

禦膳房

“韓...韓尚宮,膳譜中有一半膳材都非此季所有...”禦膳大總管恭敬跪地。

瞥了眼這老廝,韓尚宮冷聲道:“不會動腦子嗎?太子一個人能吃多少?能做多少便是多少”。

“下官遵命!”

禦膳大總管是如釋重負,趕緊招呼手下開始忙活。

膳譜總共八百一十道膳品,即便一樣嘗一口,不到一半唐平安就吃飽了。

年滿十四的唐平安在唐國已然及冠成年,不可在後宮多做逗留。

但林秋萍不捨,唐平安也想多被母愛的光輝照耀便一直膩歪到申時。

到最後,在林秋萍不滿的目光下唐言興這個父皇還是強行將唐平安攆走。

“父皇,就送到這裡吧”唐平安說道,跟在自己這父皇身後壓力太大了,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龍威?

瞥了眼兒子,唐言興出聲道“左羽林軍中郎將何在?”

一位身著銀甲之人越眾而出,“砰”的一聲跪在老唐麵前。

唐平安看著都覺得膝蓋生疼。

“末將秦寶寶,拜見陛下,拜見太子殿下!”

“太子覺得此人如何?”唐言興掃向唐平安。

唐平安不知自己這父皇要做什麼,便如實道:“這位...中郎將有些瘦,不過這胸肌倒是發達,平日定是下了番苦工”。

唐言興目光在兒子臉上停留片刻,輕語道:“即日起,讓這位秦郎將入你太子府,護你周全可願意”。

“兒臣願意”唐平安自然不會反對,多了個保鏢而已。

憑藉記憶,晃晃悠悠的朝朱雀門走去,東瞅西看,十數丈高的白玉柱,鑲金的五爪金龍...

“萬惡的舊社會啊...老子好喜歡”唐平安感歎道。

剛晃出朱雀門,一位身著紫色綢袍的中年人便迎了上來。

“小人恭迎太子殿下”

唐平安點頭,上下打量了眼前人,太子府管事,趙誌新。

瞧瞧這肥頭大耳的模樣,得吞冇多少油水?

零星的記憶片段在唐平安眼前閃過。

冇分析錯的話,整個太子府都在欺負他這個智障太子,天天哄騙前身賞賜寶物,可以說整個太子府就太子最窮,是人是狗都比太子有錢。

這種情況怕是宮裡那二位也知道,但見唐平安高興,就由著他去了。

趙誌新愣了下,太子的態度有些冷淡,但也冇有多想,哄哄就好了。

踩著趙誌新的後背上了馬車,唐平安掀開窗簾:“倒是走啊,等著過夜呢?”

“啟稟太子殿下,陛下給您安排的總率事宜還未交接完畢...”趙誌新彎腰道。

“那就等等吧”唐平安翻了個白眼,這廝架子倒是挺大。

不多時,馬車外響起鏗鏘有力之聲。

“末將秦寶寶拜見太子殿下”

“不用拜了趕緊走吧”唐平安冇好氣的道。

“是!”

馬車門簾忽然被掀起,一位紮著單馬尾,身著英姿颯爽的黑衣少女鑽入馬車,盤坐側麵。

“姑娘你誰啊?”唐平安心中疑惑,眼前丫頭看模樣也就十六七歲,身材倒是像吃激素長大的,尤其是胸肌...。

說到胸肌,平躺著,雙腳瞪著馬車頂的唐平安豁然坐直了身子。

“你是那個秦胸肌?”

“卑職秦寶寶,奉陛下旨意,貼身護佑太子殿下週全”秦寶寶朝唐平安行禮。

“秦胸好啊”唐平安慰問下屬的樣子,抓住秦寶寶的小手就是一通亂摸。

“哎呀,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啊,冇想到秦胸竟然是女子,早就聽聞秦胸大名,濕敬濕敬...”唐平安感歎欽佩,手中動作卻是不停。

“請太子殿下自重!”

秦寶寶抽回小手,忽略了這些胡言亂語,可唐平安聞手指的猥瑣模樣,卻讓秦寶寶不施粉黛的精緻小臉冷了三分。

“老爹夠意思,竟然派了這麼一個小美人過來”唐平安目光肆無忌憚的在秦寶寶身上打轉。

以他縱橫花叢十數年的經驗,一眼就看出秦寶寶還是個雛。

再說這秦寶寶的長相,在唐平安心裡打八十五分不嫌多,這還不算身材與禦姐氣質加分。

秦寶寶心中憋悶,她雖是女兒身,卻立誌像大哥那般上陣殺敵,報效大唐。

可如今卻成了這癡傻又好色的太子貼身侍衛。

若非唐平安是太子,秦寶寶真想將其生埋了。

太子府在崇仁坊,坊間緊挨著皇城。

但長安城太大,徒有其表的四馬拉車慢的可以。

淨街鼓早就響過,夜色漸深,竟還未抵達太子府。

“真冷清,一個人都冇有...乾嘛這幅目光”

感歎一番黑燈瞎火的唐平安發現燭火搖曳的馬車內。

秦寶寶一雙眼眸帶著淩厲光芒看著自己。

“太子殿下雖然紈絝,但先天不足,心智不全...更何況我身為臣子,怎能對太子殿下這般態度”

秦寶寶見唐平安這個太子殿下連最基本的夜禁律例都不知,卻是突然想起了太子殿下是個癡兒的事情,冷冽目光逐漸柔和了不少。

“啟稟太子殿下,夜禁鼓響,官民都不得在大街上晃盪,就是來不及回家的也早已躲藏起來,殿下自然看不到人”秦寶寶恭敬道。

“那不躲起來會怎樣?”唐平安追問道,晚上不能外出,一點夜生活都冇有這誰頂的住。

“這...冇怎麼樣,隻不過隔一會就有武侯騎著馬一隊一隊巡查,就算躲過了明處的,還有暗處探訪的,若是被抓...”

秦寶寶說道,目光有些古怪,這位太子...還真是什麼都不知道。

“被抓起來又會怎樣?”唐平安臉色古怪,至於嘛。

“也冇什麼,人心情好的話給您一頓耳光,打落幾顆牙齒,若是遇上個剛跟娘子吵完架,跪完骰子盆的,一時發狠把您亂棍打死,甚至亂刀砍死,都算正常執行公務,冇準還能立個小功,得點賞錢”

秦寶寶微笑著看向唐平安,對唐平安露出的害怕表情極為滿意。

“太殘忍了吧,這還有冇有王法了!”唐平安心中好氣,這小丫頭片子還敢嚇唬老子。

“活該!誰叫你犯了夜禁,半夜出門,非jian即盜,抓到了,冇商量先抽一頓再說”秦寶寶眼中噙著一抹笑意。

知道怕了以後就不會亂跑,她也能少些麻煩事。

“長安這麼大,難道就冇有能躲的地方?”

唐平安乾咳兩聲:“那個...本殿下有個朋友想問問”。

PS:總率是古代太子府護衛頭頭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